Skip to main content

三、中庸实践思维方式量表

【概述】

中庸实践思维体系是杨中芳及其团队在儒家“中庸”哲学思想基础上建构的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理论。杨中芳认为,“中庸实践思维”可指导中国人如何做出选择、执行及纠正具体行动方案,是中国人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一贯的思维方式,是一套元认知的思维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中庸的基本含义是“执两端而允中”,即要把握事情发展的两个方向,根据实际情况,采取合适合宜、不偏不倚、无过无不及的行动。“实践思维”是指人们在处事时对即将采用的策略、行动及其可能产生的结果所做的思考,也包括事后的反思及策略的调整。个体每天都在自觉不自觉地使用这种思维方式指导自己的言行,所以定名“实践思维”。因此,“实践思维”体系是指引个体在处理日常生活事件时,如何去理解问题、要达到什么目标、注意哪些要点、思考哪些因素及要用什么准则来选择最佳行动方案的思考模式,与中国人处事息息相关,重在其实用性、实践性,所以杨中芳将其命名为“中庸实践思维 体系”。

1996-2010年,杨中芳及其团队提出并不断完善了中庸实践思维体系,构建了中庸实践思维体系构念图(图2-1)。从图2-1可以看到,中庸实践思维体系分为两个大的层面:集体文化层次和个体心理层面,集体文化层面即是中庸世界观,包括“阴阳、五行动态平衡”的宇宙观,“天人合一”的人观,以及”一分为三,以中为极“的价值观。

image-1585709423739.png

图2-1 中庸实践思维体系的构建

个体心理层面又分为个人生活哲学、个别事件处理和事后反思以及随后的结果——心理健康,其基本假设如下:

  1. 具有中庸特色的生活哲学(A、B、C组)者;可以得到符合他们生活目标(B)的快乐与幸福,以及符合他们理想的心理健康特性(I);
  2. 这是因为,他们在处理具体个别事件时,采取中庸式的思考方式来决定要用什么行动方案及如何去执行(D、E、F组),从而做到内心“无怨无悔”的心理状态(J);
  3. 但是这一处事过程,并非一蹴即成,而是一个学习及修养的过程(G、H组)。 透过对具体事件及自我的事后反省,让行动者借由体验、学习及纠正,在日后用“中”时更加顺利成功,从而更坚信中庸人生哲学;
  4. 如果不得当,则带来焦虑、迷惘等心理状态,从而得不到理想幸福和心理健康。

以上述中庸实践思维体系为基础,杨洁、戴晓阳等于2011年编制了“中庸实践思维方式量表”,该量表主要反映了个体心理思维层面的生活哲学部分。生活哲学是指导个体思想和行动的核心和原动力,它最能代表杨中芳所说的元认知思维,并且对于个体差异的研究来说,生活哲学这个子层面涉及个体的感知、动机、信念和 态度等内容,涵盖了个性心理特征的主要方面,且具有较好的可操作性,鉴于此,笔者选择了生活哲学子层面作为量表测量的对象。“中庸实践思维方式量表”可以用于评价那些与中庸实践思维相关的认知和行为特征,鉴别和区分那些影响个体心理健康的认知和行为特征。

【内容及实施方法】

中庸实践思维量表是一个自评量表,包括恰如其分/不走极端、内外和谐及阴阳转化3个分量表,共18个条目,采用4点评分方法,即非常符合记3分、基本符合记2分、基本不符合记1分、非常不符合记0分。除1、5、8、10、12条目为正向计 分外,其余条目为反向计分。

1. 恰如其分/不走极端分量表

包括3、6、13、15、16、17、18共7个条目,反映被测者处理任何事情/处理问题(冲突)时,能把握好分寸、恰到好处、无过犹不及。

2. 内外和谐分量表

包括2、4、7、9、11、14共6个条目,反映被测者在认识事物/关系时,能采用不同的角度思考,并能从事情/关系的发生前、中、后来看待其发展。

3. 阴阳转换分量表

包括1、5、8、10、12共5个条目,反映被测者在理解事情时,能把握事情的一体两面,即两个方面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相互转换,此消彼长。

所有18个条目得分之和即为该量表的总分,反映了被测者具有中庸实践思维的状况。

【测量学指标】

正式施测包括如下5个不同的样本。

  1. 大学生样本:418名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文理科、男女性别和年级构成比大致相当。
  2. 效标效度研究样本:90名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
  3. 重测样本:48名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
  4. 患者样本:96名在精神病医院、综合医院心理科被确诊为强迫症或抑郁症的患者,患者入组标准符合中国精神疾病分类诊断标准(CCMD-3),且均能够在施测者的指导下自主完成量表。
  5. 配对样本:96名来自社会群体的被测试者,根据被测试者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进行配对。

1. 条目区分度

量表各条目题总相关数值经检验,均达到0.01的显著性水平,除条目12的点二列相关系数为0.28外,其余均达到0.3以上,各条目的鉴别指数均在0.3以上。

2. 信度研究

各分量表的\(\alpha\)系数在0.60~0.76,全量表的\(\alpha\)系数为0.78。对48例样本间隔两周后进行重测,恰如其分/不走极端、内外和谐、阴阳转化和全量表重测信度分别为0.53、0.84、0.76和0.74,P值均小于0. 01。

3. 效度研究

结构效度方面,使用因素分析主成分法提取初始因子矩阵,采用Promax斜交旋转法对初始因子进行旋转,根据理论设计和碎石图的提示,抽取了3个因子,累计可以解释总体变异的41.60%,因素负荷在0.479~0.740。量表各分量表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449、0.203和0.016,这说明各因子构成了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各因子既有一定的独立性,所测内容也具有一定程度的相关,量表具有较好的会聚效度。

效标效度方面,以90名大学本科生为被测试者,采用杨清艳、 李占江等于2007年共同编制的“非理性信念量表”和吴佳辉、林以正于2008年编制的“中庸整合思维量表”作为校标量表,结果表明本量表与两个效标量表的总分相关系数分别为-0.620和0.435,均达到统计学显著水平(P<0. 01)。除了阴阳转换维度与低挫折耐受的相关性未达到显著性,其余各量表维度相关均达到显著性,大多数属于中等以上相关。实证效度方面,对普通人群和临床患者在本量表上的得分进行比较,两群体在总量表、恰如其分/不走极端维度和内外和谐维度得分差异均达到显著性水平(P<0. 01),普通人群高于临床病人群体;在阴阳转换维度上,两组人群没有差异。

【结果分析与应用情况】

由于本研究没有找到严格的科学标准来界定具有中庸实践思维方式的群体, 所以仅对“中庸实践思维方式量表”的临界值进行了粗略探索。结合普通人群与抑郁症或强迫症患者两个群体在量表各分数上分布的人数,使较多患者被划分到异常群体中,较多的“正常人”被划分到正常人群中,且误诊漏诊的人群最少,将量表划界分确定在32分。这就是说,当被测试者在量表的得分大于32分时可判定为正常,小(等)于32分的则为异常;结果显示,此临界值的灵敏度为47. 92%,特异度为87. 5%,结果显示该标准的总体正确预测率为67. 71%。

研究发现,女性大学生比男性大学生更倾向于使用中庸实践思维方式;文科学 生的在量表上的得分高于理工科学生.他们表现得更加内外和谐、有更好的阴阳转换思维;稳定恋爱关系的被测试者比单身被测试者内心更加和谐,与外界的关系也更加和谐。

由于该量表刚完成编制工作,实际应用效果有待后续研究结果和进一步验证。

(杨洁    戴晓阳)

参考文献

[1] 杨中芳.中庸实践思维体系探研的初步进展.本土心理学研究. 2010(34):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