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第六节 自我效能量表

自我效能量表(self-efficacy scale,SES)由耶鲁大学心理系Rodin等于1992年发表[1],可用来衡量个体自我效能的水平,受不同心理、生理和社会状况的影响[2]

一、概述

SES最早于1992年发表使用[1],由8个条目组成,包括:保持健康、乘车、家庭和睦、经济状况、安全、朋友关系、生活安排、生产力能力。中文版SES于2001年由李春波、何燕玲等翻译引进[3]

二、评分方法

SES计分范围是8~32分,属于反向计分:分数越高则自我效能水平越低,分数越低则自我效能水平越高。每个条目均按1~4 级进行评分。

三、操作要求

该量表的评估需要在统一的指导语下进行,大约需要5分钟。在实际调查中,常作为他评量表,对于评估人员资质没有作出特别的规定。

四、信度和效度

(一)信度

李春波等研究发现[3]SES各项目与总分之间有明显的相关性,说明各项目与量表总分所反映内容具有很好的一致性。同时采用Cronbach's α系数来评定SES的内部一致性信度,经计算α为0.80,提示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较好。在首次评定后的第2周再进行评定,两次测得结果进行皮尔逊相关分析,各相关系数均在0.67~0.93之间,说明该量表重测信度较好。

(二)效度

目前SES尚无衡量其效度的公认标准。SCL-90作为测量心理卫生状况的公认量表,国内外大量研究均证实其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且它能反映心理状况的多个维度。李春波等研究[3]采用SCL-90作为SES的效度标准,效度的测量采用SCL-90总分与SES进行相关分析,结果表明SES的总分与SCL-90总分间的相关系数为0.45,具有较高的相关性,且半数以上的项目与SCL-90总分呈显著正相关。进一步将SES各项评分与SCL-90各因子进行相关后,发现各项目分与SCL-90的一些因子亦呈显著性相关。以上研究均提示SES具有较好的效度。

五、临床应用

(一)国外应用

SES在老年自我健康感知相关的研究中应用较多。一项探索感知功能下降预测因素的纵向研究发现[1],在控制了基础疾病和药物使用的影响之后,新疾病的增加、就医次数增加和先前存在疾病恶化(在自我效能感更高的受试者中)都与健康感的下降有关。在解释客观疾病指标变化的影响之后,还发现心理社会因素变化也可预示健康感知的下降,如抑郁和自我效能感降低有关。另一个队列研究以70~79岁老年人为对象[2],发现在2.5年的随访中,高自我效能水平有助于预防感知功能障碍的发生,而较低的自我效能水平预测了老年人的功能状态下降。自我效能可能对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产生重要影响。

(二)国内应用

吴文源等探索成功老龄可能机制的研究发现,高自我效能水平与认知功能状态呈正相关,且与日后结局变化相关联[4]。成功老龄组自我效能水平明显高于非成功老龄组,并呈高水平的自我效能倾向及低宿命感。另外,个性特征可影响老年人自我评价,且自我效能与老年躯体状态及个性特点相关[5]。因此,在今后建立高危人群监控区时,应将个性指数、自我效能列入筛选指标,使筛查阳性者成为健康教育的重点对象及作为成功老龄干预的目标人群。一项探索康复训练对老年轻度认知损害干预效果的研究发现[6],干预后老年轻度认知损害患者的自我效能水平有所提高,且自我效能水平与轻度认知损害的程度相关,自我认知功能较高者其自我效能水平也高。说明该康复训练可明显改善老年轻度认知损害患者的自我效能水平,对老年轻度认知损害患者应及早开展康复训练干预,以延缓病情的发展,预防痴呆。

六、总结

SES通过评定个体对自我能完成或进行一定操作的能力判断,评价其当时的认知态度、心理卫生及躯体状态。此外,自我效能也是一个能够影响个体主观健康评价与其客观健康状况之间关系的重要调节变量[1]。自我效能量表作为一个简短的评判个体自我效能水平的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涵盖面较广,可操作性强,可作为躯体及心理健康状况流行病学研究中的一个工具[7]

(张彩迪 李春波)

参考文献

[1]RODIN J, MCAVAY G.Determinants of change in perceived health in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older adults [J].Journal of Gerontology:Psychological Sciences, 1992, 47(6):373-384.

[2]SEEMAN T E, UNGER J B,MCAVAY, et al.Self-efficacy beliefs and perceived declines in functional ability:MacArthur Studies of Successful Aging[J].Journal of Gerontology:Psychological Sciences, 1999,54B(4): 214-222.

[3]李春波, 李晨虎, 张旭, 等.自我效能量表的信度及效度研究 [J].上海精神医学,2003, 15: 36-38.

[4]吴文源, 张明园, 李春波, 等.成功老龄化机制的系列研究: 基线部分 [J].中华精神科杂志, 2006, 39(1): 24-28.

[5]COMIJS H C, DEEG D J H, DIK M G, et al.Memory complaints; the association with psychoaffective and health problems and the role of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A 6-year follow-up study[J].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2002, 72(2): 157-165.

[6]张菊艳, 吴金山, 田春艳.老年轻度认知功能障碍者血糖、血脂水平及康复训练效果研究 [J].海南医学, 2012(24): 28-29.

[7]李春波, 张明园, 何燕玲, 等.关于成功老龄几种假说的验证.上海精神医学,2001, 13(增刊): 43-46.